EN
都在挤破头投资硬科技,这家成立仅五年的VC何以差异化突围?

耀途资本创始合伙人 白宗义


作者丨巴里

编辑丨子钺

图源丨耀途资本


2021年5月31日,耀途资本宣布第二期美元基金超募完成。本期基金规模总计1.2亿美金,最终关账规模超过初始募集1亿美金的目标并达到出资人承诺的上限。


目前,耀途资本共管理多支人民币基金与美元基金,管理资产总规模超过20亿等值人民币。同时,耀途资本第三期15亿人民币基金已经启动募集,获得多家顶级产业资本以及机构投资人鼎力支持,预计年底完成最终交割。


据创业邦了解,由于疫情影响,耀途资本第二期美元基金的主要募集过程在线上完成。本期美元基金的LP主要来自国内外顶尖机构投资人包括家族基金,以及国内一线的产业资本和GP等,他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耀途资本。


值得一提的是,本期基金的基石投资人之一是专注于投资新兴早期VC的知名母基金独秀资本(Unicorn Capital Partners)。


本支基金募集完成,也进一步壮大了耀途资本的产业生态圈。截至目前,近20家全球信息技术产业链产业资本成为耀途资本人民币基金或者美元基金LP,超过100家高科技产业资本包括上市公司加入耀途资本产业生态圈。耀途资本进一步增强对投资组合深度产业与资本运作赋能的差异化优势。


作为一支2015年底成立刚过五年的新锐基金,耀途资本共计投资了超过50家企业,包括Innoviz(纳斯达克代码:INVZ)、壁仞科技、星宸科技、纵慧芯光、得一微电子、伏达半导体、智齿科技、端点科技、爱芯科技、新石器等,多数投资组合成为细分行业领军企业。


之所以用短短五年的时间让一支新生基金获得众多LP青睐并投中众多行业头部企业,很大程度上基于耀途资本两位创始合伙人的技术研发背景、十年ToB投资经验理解和独特的全球化视野。


早年间,白宗义曾在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第二研究院参与雷达通信系统研发工作;杨光在微软和韩国SK电信从事技术研发。2011年-2015年,白宗义和杨光在以色列投资机构英飞尼迪资本任职,基于两人的技术研发背景,参与中国和以色列高科技领域ToB项目的投资,对以色列信息技术基础设施领域颠覆式技术创新有深刻的理解。


实际上,从2008年到2015年这段时间,全球尤其是中国迎来了ToC投资的黄金时代。而白宗义和杨光却一直专注于信息产业领域,但也正是这段时间的积累,两人为如今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的ToB时代奠定了成熟的投资方法论。


2015年前后,不少传统老牌基金也在分裂,诞生出了不少新的基金。当时,互联网领域诞生出了O2O和P2P两大线上线下结合的热点赛道,但这些企业发展到最后线下资产越来越重,线上获客也越来越难。流量红利消退,ToC流量驱动的时代已处在分界线上。


白宗义和杨光也在思考,未来十年乃至二十年的系统性机遇到底在哪里,同时又能够结合过去的经验发挥优势,于是就选择了新一代信息技术这一定位。作为一支新成立的基金,他们深知,要能够生存下来必须要做到足够的差异化。


2016年,耀途资本进一步明晰了自身定位和方法论:聚焦于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立足国际化视野,以研究与场景驱动投资,系统性布局兼具高技术壁垒和商业化变现能力的优秀创业团队,打造强产业生态,做主动产业赋能型专业投资机构。


基于这样的投资策略,耀途资本在今年迎来了第一个收获期:A轮投资并多轮加持的以色列激光雷达供应商Innoviz已于今年4月成功通过SPAC登陆纳斯达克。此外,国内多家被投企业也计划于科创板上市。


此次募资完成后,耀途资本的投资方向将继续聚焦新一代信息技术所驱动的数字化转型、智能化转型,找到处于技术变革临界点、即将发生颠覆性巨变的行业,以及这些技术创新背后的优秀创业者。重点围绕数据的采集、传输、存储、处理,再到赋能垂直行业为主线,系统性投资以智能手机为代表的消费电子产业、汽车的智能化和网联化、数据中心和云计算这三大场景。


耀途资本坚持“与科技创新者共同创立新时代”。白宗义和杨光表示:“新技术在全球掀起了信息化与智能化浪潮,带来巨大的增量市场变革机会;而随着中国品牌竞争力的提升、供应链多元化,中国蕴藏着巨大的自主可控和进口替代机会。耀途资本将继续做海内外优秀的科技创新创业者的坚定同行者,推动中国产业升级和革新。”


耀途资本两位创始合伙人白宗义(右一)、杨光(左一)


01 领先于商业化拐点提前布局


在全球范围内,由应用驱动的数字化、智能化正在带来新一轮投资机会。随着5G、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发展,正在不断地推动产业迭代出新的风口。


在白宗义看来,作为ToB基金必须要做前瞻性的布局,同时在全球范围内要把技术的发展脉络梳理清楚,否则很难做到系统性地投资。


基于耀途资本团队在高科技研发,以色列高科技产业投资的经验以及十几年的积累,利用全球化视野对未来的新技术变革带来的海量增量市场领域有比较强的认知能力,耀途资本从2017年开始系统性的投资了3D传感器,例如纵慧芯光、炬佑智能、Innoviz、Vayyar、几何伙伴等,如今都成为行业头部公司。而在这个时间点,大多数基金很难系统性的看到这种趋势。


2016年12月,苹果发布了iPhone 7 Plus,成为旗下首款搭载双摄技术的手机。凭借着敏锐的技术嗅觉,耀途资本当时就认为,3D传感器将成为未来高度智能化场景(智能手机、智能汽车等)的标配,可用于收集立体空间信息,在拍照、人脸识别、AR等场景都有着巨大的潜力。


于是,耀途资本研究了苹果过去五年在全球所有关于3D传感器的收购案例,发现双摄技术正是来源于其2015年收购的以色列LINX公司。2013年,苹果还以3.6亿美元收购了以色列PrimeSense公司,此后该公司发明的散斑结构光技术也被首次应用于iPhone X的人脸识别功能上。


同样,耀途资本倒推全球图像传感器巨头索尼的收购案例发现,索尼曾在2015年10月收购了一家犹太人创业公司Softkinetic,该公司也是3D ToF传感器的发明者。如今,iPhone12 Pro上所采用的3D ToF传感器正是来源于索尼。


因此,不论是双摄、散斑结构光还是3D ToF传感器,这三种3D传感器的技术路线都为犹太人所发明。自2016年开始时,白宗义和杨光和这三家公司的CEO、CTO或者研发高管进行了多次深度交流,包括为什么会被苹果、索尼收购,对于商业化和技术路线的判断等等。


白宗义对创业邦说,“我们对全球技术脉络的全面认知,以及扎根供应链的能力,赋予团队有较强的专业度以及前瞻性视野投资布局新的增量市场,同时在早期阶段并不一定以降低成功率为代价,我们相信离开对技术的全局性视野以及对供应链的深度理解,GP在高科技领域的投资是不可能拥有强竞争力的。当我们把所有的技术脉络全部梳理研究一遍之后,开始与下游厂商密集地接触。他们会发现,在中国少有GP能够给他们输出如此多海外大厂的动态。”


耀途创始团队与上市公司高管拜访Innoviz


借助在以色列的独特资源,耀途资本也通过带队去以色列考察技术领域产业投资机会的形式,与近100家高科技上市公司核心管理层建立了深度合作。


例如,2016年,耀途资本联合多家产业资本投资了以色列公司CorePhotonics,该公司创始人是双摄技术及潜望式多倍光学变焦的发明人,公司于2019年1月被三星收购。在2017年9月,苹果发布iPhone X之前,耀途挖掘投资了国内的纵慧芯光。它是目前国内唯一进入主流手机产业链的深度摄像头核心光源VCSEL提供商,并在2020年分别获得华为哈勃、小米产投的战略投资,已经成为该细分领域的独角兽。


同样,在2017年,还没有基金敢于投资ToF传感器的时候,耀途资本已经清楚地知道索尼在2015年收购了Softkinetic,因此在2018年1月天使轮独家投资了炬佑智能,公司后续完成四轮融资,2021年将迎来TOF商业化的重要拐点。


除此之外,在消费电子领域,耀途资本2018年投资无线充电伏达半导体,2019年投资WiFi6速通半导体,2020年投资爱芯科技等,多数成为行业领军企业。


在智能驾驶领域,耀途资本系统性围绕汽车智能化感知、决策、执行、车联网安全、特定场景应用、智能座舱等多个领域,在早期阶段投资了Innoviz、Vayyar、几何伙伴、元戎启行、海之博、旗芯微、新石器、Hailo等优秀创业公司,其中4家公司近期成为独角兽公司。


在数据中心、云计算领域,系统性围绕计算、存储、光通信等领域系统性投资布局壁仞科技、瀚博半导体、得一微电子、赛勒光电、云豹智能、Memverge等公司,多数投资组合成为行业领军企业。


耀途资本擅长早期阶段、高成功率、领先于整个产业的商业化拐点1-2年布局,如今数家行业头部投资组合已经进入顶级大厂的供应链。


02 从国际化视野看“国产替代”


根据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统计,2020年,中国集成电路进口总金额达到3500亿美元,同比增长14.6%。这其中,提供了巨大国产替代空间,市场对于半导体龙头企业多数给予较高的估值。


事实上,国内视角中的供应链替代,从投资角度,要尽可能避免多数中低端领域的投资陷阱,中低端领域国内玩家往往会蜂拥而上,在高端产品上很难做到真正的国产替代。WiFi、蓝牙、射频PA、电源管理芯片等领域的例子不在少数。


“作为一支早期基金,投资同质化严重的天花板不高、中低端场景很难创造超额回报,多数领域虽然看上去是国产替代,但其实只要有一家中国企业成为标杆,那么其他所有公司做的只会是这家国内头部企业的替代,而不是国外公司的替代。”


白宗义谈到,尤其是早期投资需要7-8年以后再退出,如果创始人没有实现很好的产品迭代,这个行业就很有可能变成一个红海市场,这就会导致基金很难退出。


过去两年,Pre-IPO项目异常火爆,大量基金争相涌入。但实际上,近一年,半导体二级市场多数小于100亿市值的公司已经跌去了30-50%的市值,这也就意味着大量基金高价进入的Pre-IPO项目极有可能出现一级、二级市场估值倒挂。


因此,耀途资本并不会投一些天花板相对较低的、细分的、玩家又比较多的小赛道,而是会在国内进口替代中,寻找一些产业规模较大、天花板更高,同时应用场景还属于增量市场的赛道。


这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耀途资本在早期投资的国产GPU初创公司壁仞科技。


从应用场景来看,全球数据每两年半到三年就会翻番,海量数据驱动的AI应用对AI ASIC以及通用GPU芯片的需求高速增长。最明显的就是,英伟达的市值已经超过4000亿美元,远远超过了英特尔2000多亿的市值, 


白宗义说道,相对于英伟达,壁仞科技等国内GPU厂商做的是进口替代,但下游的应用市场还在高速成长,同时因为GPU研发壁垒很高,成功的创业公司非常稀缺,同时产品将享受非常高的产品毛利。


今年3月,壁仞科技宣布完成了B轮融资。成立仅一年多时间,壁仞科技累计融资金额已超过47亿元人民币,创下该领域融资速度及融资规模纪录,成为成长势头最为迅猛的“独角兽”企业。


同样,按照这样的投资逻辑,耀途资本借助国际化视野布局了一系列投资组合。


在数据中心领域,耀途资本同样在早期投资布局了DPU领军创业公司云豹智能、AI ASIC推理芯片瀚博半导体、容器存储公司焱融科技、大内存软件Memverge等优秀创业公司。


如果仔细研究就会发现,耀途资本投资的这些中国公司多可对标以色列公司,而以色列是许多创新技术的摇篮,如云计算、数据中心、自动驾驶等领域的源头就是以色列。


例如,云豹智能对标的就是Mellanox,该公司在2019年已经被英伟达以69亿美元收购。瀚博半导体对标的则是Hanaba,这家AI芯片公司创立仅三年就被英特尔以20亿美元收购。焱融科技的对标公司Weka.io,获得英伟达、高通最新一轮3170万美元的投资,目前估值约为3亿美元。


基于丰富的技术认知积累和对技术在全球商业化进展的认知,当一个新赛道、新技术出现时,耀途资本能作出快速、精准的判断。因此在硬科技领域做出投资决策时,耀途资本会更多地判断这个团队能否将产品研发出来,以及如何帮助这家公司做一个非常强的生态组局上。


耀途资本的国际化视野也让其在国内所有基金中独树一帜。“我们希望能够既兼顾人民币基金的风格,又兼顾美元基金的风格。这也是美国顶尖机构参与到本期美元基金募资当中的重要原因。”白宗义说。


03 ToB投资最终拼的是产业生态


做早期投资的机构往往带有强烈的产业属性标签。2007年,苹果的初代iPhone开启了ToC移动互联网时代,诞生了一批标杆式的VC/PE。到了如今的AIoT时代,ToB领域也已经成为各个机构的重点。


对于一支优秀的基金来说,投资ToC项目更多拼的是赛道型打法,也就意味着一定不能错失赛道,例如出行赛道的滴滴、快的,直播赛道的映客,短视频赛道的抖音、快手。


这些基金往往在每个赛道布局多个项目,凭借着中国拥有着全球唯一的15亿人口红利的单一大市场,即便只有一家能够跑出来,但由于其赛道天花板足够高,就很有可能诞生出几百亿甚至千亿级美元市值的公司。


白宗义认为,在如今,ToB领域的投资打法则完全不同。这主要是由于ToB尤其是硬科技领域的供应链是全球化的,任何一家企业都无法独善其身。所以对于GP来说,如果专注ToC消费领域,单一的国内视角也无妨;但在投资硬科技领域时,如果不具备全球化视角,就很难成为优秀的硬科技VC。


同时,相较于ToC,ToB单个项目的天花板往往不高,200-500亿估值已经能够算作非常优秀的项目。这就意味着如果一家美元基金用1亿美元投资20个ToC项目,只要有一个项目成功达到200、300倍回报,那么其他项目就可以算作成本忽略不计。但如果ToB投资还按照ToC撒赛道式的打法,同样投资20个项目,最成功的单笔项目回报往往不过20、30倍,如果只有一个早期项目成功,平均下来可能只能拿回本金。


作为一支优秀的ToB基金,在同样的投资阶段、投资数量、投资规模下,最后拼的一定是成功概率。因此,耀途资本通过采用狙击式打法,每个领域只投一家公司,更加追求单个项目的成功率。在这个过程中,基金之间拼的就是对于技术全面性的认知和产业的生态资源。


白宗义说道,对于ToB创业公司来说,带着订单来的CVC在优先级上无疑会高于VC。如果单纯PK资金的话,耀途资本必定也拼不过口袋非常深的老牌基金。因此,耀途资本要想从中突围,除了为创业者提供资金外,最重要的差异化就在于产业增值服务。


截至目前,手机品牌及其供应链大厂、光通信领域中国内最大的上市公司中际旭创等在内的近20家产业资本都已经成为了耀途资本的LP。虽然是财务投资机构,但有了强大的产业生态资源做背书,耀途资本在早期抢项目以及后续的融资组局无疑具备了更大的优势。


比如,耀途资本投资组合在后续轮次融资时,耀途资本团队将尽量协助对接相关的一线产业资本、耀途资本生态圈的一线GP、头部产业资本以及投资机构加持,将尽可能促进投资组合在行业竞争中保持相对更强的爆发力。


产业认知和产业资源都是长期积累的结果,由此逐渐形成了耀途资本系统性的投资方法论。每当投资一个项目的时候,耀途资本会尽可能把整个赛道里水面上和水面下的项目摸清楚,只有能挖到水面下的项目才意味着这个投资人是真正的业内人士。同时,能够将产业生态真正的地植入到场景中去,和产业方和场景做深度交流,这样在投资ToB项目的过程中才能够做到有的放矢。


因此,技术研发出身的耀途资本投资团队,在投ToB项目时显得越发自如。据悉,耀途资本6.8亿的人民币二期基金,从天使轮到A轮一共投资了20家公司,这些公司如今已经全部完成了至少一到三轮的后续融资.。


“今天,国内外的LP最希望GP在ToB领域拥有这样一种系统性研究的打法和能力。而缺乏强大产业生态支撑的,同时打法比较随机的做法很难形成长期的竞争力。”


白宗义希望,借助产业的认知度、全球化视野、强大的产业生态、高效的决策以及主动式的产业增值服务,在新一代信息技术领域,耀途资本在未来五到十年能够打造成为中国顶级的VC基金。


耀途资本团队团建照






推荐阅读

耀途资本完成1.2亿美金二期美元基金超额募集

白宗义:芯片投资,新技术新功能的增量市场更具爆发性

对话InnovizCEO:关于上市、技术路线、激光雷达落地思考


白宗义:2021技术范式转移的信号与Big Thing


硬科技投资从小众到群雄逐鹿,如何构建投资壁垒?

杨光:芯片是抓住新基建机遇的最小单元